正在加载数据... 手机版 | RSS订阅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历史厚重的古镇-剥隘

历史的回响——长征的云南印记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7日    作者:徐梅    来源:县委史志办 

历史厚重的古镇-剥隘

徐梅

古镇剥隘,地处富宁县东北部的连绵群山中,是一个倚山而建、三面环水的充满壮家风情的古朴小镇。剥隘居右江的源头,驮娘江、那马河、普厅河三条江河在这里汇合而形成右江的起点。右江曾是我国西南贸易的一条黄金水道,堪称云南通往沿海及内陆的“丝绸之路”。

特殊的地理位置,不仅使剥隘在云南省的商业史、交通史上占有重要的席之地,更是近代云南革命史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护国运动时,护国军东路军在这里与袁世凯所属龙觀光部大战,拉开了护国军出滇入桂粤作战的序幕;龙州起义后建立的红八军一纵队路过这里,得到了各民族群众的大力支持,主动送给红军一批衣服、鞋袜及3000多块法银,并护送红军过境;这里,曾走出了文山州的第一位女共产党员、红军女战士;这里,红军游击队突袭敌军,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解放战争时期,人民解放军就是从剥隘大码头进入云南歼灭残、接收政权、解放了云南全境……

在云岭金秋的季节,我们寻访组乘车沿着曲折蜿蜒的乡间公路向剥隘进发,踏上了寻访的路程。

文山第一位女共产党员、红军女战士--李杏锦

站在身着军装的红军女战士李杏锦的塑像前,我仿佛看到一个眉目温婉而神情坚毅的壮家少女,提着行李,穿过长长的光滑的青石板甬道,缓步来到驮娘江江边,登上古朴的剥隘大码头,搭上去往广西的客船……

1925年, 18岁的李杏锦因不满封建婚姻从剥隘离家到南宁,考入广西南宁女子师范班。这一时期,中国革命的中心——广东风起云涌的革命活动无疑对同根同源的广西产生着巨大的影响,广西的农民运动、学生运动蓬勃发展。李杏锦在南宁读书期间,逐步接受了革命思想并积极地参与到学生运动中。师范毕业后,李杏锦到百色小学任教。1929年10月,邓小平、张云逸等共产党人率警备第四大队和教导队,分别开往百色、龙州准备起义。李杏锦得知消息后,毅然辞去教师职业投身革命,于12月初随第四大队及工农武装,参与了收缴百色警察局、禁烟局等反动武装的枪支等行动。12月11日,百色起义成功举行,李杏锦参加起义并被分配到刚组建的红七军政治部工作。1930年1月,李杏锦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当时文山地区第一位女共产党员。4月,她随红七军由河出发,经思恩、宣化、怀远进入贵州省开展游击战争。红七军在贵州攻下榕县城后,她奉命从贵州返回百色,在右江苏维埃政府工作,同年与革命同事任远结婚。7月,红七军再次撤离百色,李杏锦因病与另外两位女同志被组织排转移去香港,行至大新县时,因形势发生变化,无法继续前行,于是留在大新县与共产党人何煜等人一起开展革命活动,曾一度通过合法斗争取得了县权。在夺取政权后,何煜、李杏锦等即在大新县实施废除苛捐杂税、打倒士豪劣绅、组织农民武装、兴办教育等红军的主张。何煜、李杏锦等的行动遭指当地豪绅地霸的忌恨。

1931年2月16日,敌人在预谋杀害何煜后即围攻县政府,李杏锦在突围时因腿部中弹英勇牺牲,时年24岁。为了革命,她甘愿奉献青春;为了革命,她不惜牺牲生命。

红军游击队的联络点-粤东会馆

粤东会馆,是剥隘古镇的一幢明清建筑。始建于明朝弘治年间,重建于清康照年间,旧称岭南会馆。会馆占地300多平方米,建筑纵深为前后二进院,高大的垣墙外围包绕着房屋。原是两广商人聚会议事的地方。

1931年初到1932年,桂系军阀对右江革命根据地进行3次大规模围剿,给根据地造成巨大的损失。右江特委在组织根据地军民展开反“围剿”斗争的同时,面对敌人层层包围、步步紧逼的恶劣形势,决定实行战略转移,跳出敌人包围圈,寻找新的立足点,建立新的根据地,这一目标就选择了地处中越边境地区又为滇桂交界的富宁。1931年秋到1932年之间,右江特委先后派出60余名红军干部进入富宁地区。其中, 1932年8月,韦纪、韦天恒、韦八、梁亚普、朱国英、朱国臣等红军干部秘密进入富宁后决定分散活动,进行秘密串联。因韦纪、韦天恒通过关系打入剥隘护商大队并分别任分队长、班长等职,为了便于红军工作,韦纪、朱国英因此约定将剥隘粤东会馆作为联络点,在这里汇集信息、交换情报,组织开展革命活动。至此,粤东会馆成了红军接头、联络、交换信息等工作的一个站点,为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剥隘成为红军干部进出云南、广西开展工作的一条重要通道。

     剥隘突袭战
    1935年12月上旬,滇黔桂边区劳农游击队第三联队在总指挥梁振标的率领下,从富宁的百民乡钟村转移到百民村休整,由于敌人的封锁和搜剿,游击队的武器弹药、粮食供给发生严重困难,于是决定攻打剥隘,夺取武器弹药粮食等物资以补充给游击队并扩大政治影响。
    战斗打响前的头一晚,梁振标、朱国英、欧仲明率红军游击队兵分三路趁夜色向剥隘挺进,悄悄将剥隘的水上码头和周围的炮楼包围起来。次日拂晓发起突袭,迅猛攻入码头、摧毁炮楼,直插剥隘镇内。驻守剥隘的三四百名敌军从梦中惊醒,稍作抵抗便纷纷弃枪而逃。此战,毙敌50余名,活捉正在剥隘视察的县佐杨孝忠,缴获了大批的武器弹药以及各种物资。而游击队无一伤亡,老百姓也未受损失。
    占领剥隘后,部队还在街道入口和商铺门口书写标语口号,宣传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红军的政策和主张。这些标语口号,在新中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虽然历经风吹日晒,仍然依稀可见。如今回眸幽深古老的巷道里、斑驳的红墙间,仿佛能够闪现出红军游击队战士追击敌人的身影。

         剥隘大码头

    剥隘大码头建于道光年间,位于剥隘镇临江路右江南岸。码头全长44.4米,宽2.65-3.35米,青砖铺,共计8段77级台阶。于临江路口处,用砖砌有一门墙,墙高6.4米,宽4.3米,厚0.55米。门为拱门,高2.53米,宽1.8米。门上砌有凹形,上书“大码头”, “(1922)罗季春月,重修”等。匾上塑一飞翔的,口中街着凹形匾,上书“滇粤痒津 。剥隘大码头系滇桂水路通道第一站,也是军事要塞重地。

1949年12月,为粉碎蒋介石把云南建成反共基地的图谋,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三十八军一一四师、一五一师第二野战军第十三军经剥隘大码头进入云南,发动了中国西南边疆最大规模的一次追歼战——滇南战役当时剥隘便是陈将军率领的解放军进入云南的第一站。

如今漫步在剥隘新镇街头,水泥铺就的宽畅路面、钢筋混凝土构建的多层民居、一排排郁郁葱葱的绿化树,剥隘新城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现代城镇的风貌,一座崭新的小镇正在驮娘江与那马河交汇处的山坡之巅崛起。那些沉默地矗立着的古镇剥隘的标志性建筑以及文物古迹和革命遗址遗迹——粤东会馆、江西会馆、观音庙、老人庭、剥隘大码头、石板街等,依然会继续见证着剥隘的发展壮大,而这段红色的记忆将永远铭记在广大人民群众心里,这些红色故事将代代相传。

 

(作者单位:中共文山州委党史研究室)

手机访问请扫描二维码
关闭页面 [责任编辑:县委史志办]